沙湾区新闻资讯
娱乐新闻

延期退伍了!必须打赢这一仗

发布日期:2020-09-11 06:40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漫长的轨道上,四处一片漆黑,放眼望去,唯有处在平板中间的几节车厢内闪着亮光,来不及卸下装具的官兵们还在忙碌着整理着随车物品,以便使本就空间有限的车厢能够多留出一些可供休息的地方。“此去一战,路途即要数日之久,必须要把物品规整好,才能有地方为休息好提供保证。”嘈杂中,指导员万剑伟不时提醒着全连官兵。

这一战,他为自己正名

这是一趟横跨数千里的军列,列车上两名主人公为一名列兵和一名即将退役的老兵,他们一个是“战场小白”,一个是身经百战,一个性格如火,一个稳如泰山,但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的目标,那就是为了打赢而战,为了荣誉而战。

这也是他第一次乘坐那么久的火车,想到可以正大光明的穿上军装坐在军列上,内心还有些小激动,因为这一路都可能会成为被关注的焦点,那简直不要太自豪。他甚至还想到,要是列车停靠在沿途站台,自己一定要把军人最好的一面形象展现出来,让地方群众知道这支部队是一支纪律严明,作风优良,能打胜仗的战斗队伍。

随着列车的不断提速,车厢内渐渐变得凉爽起来,不少官兵已经卸下装具准备洗漱休息,而此时王晨阳才刚刚把物品全部归整到物品架上,由于没有放完,座位下面也放了一些,班长任少坤看着衣服被汗水浸透的王晨阳,一边催促他赶紧换上干燥衣服,一边又带有些批评的语气说着王晨阳东西带的太多了。

相对于列兵王晨阳,今年已满服役期的老兵邹超倒显得异常从容,登车后的邹超并没有着急忙慌的“抢占先机”,而是把东西先堆放在了列车车厢的交接处,静静的等待着忙碌的“战场态势”缓和下来再伺机进驻。

相处久了,熟悉邹超的战友都知道这其实就是他的性格,不急不躁,心态平和。按照他的话来说,不慌自然是因为心中有数,这可是一名优秀老兵所具备的基本素养。

车厢一角,列兵王晨阳大汗未干,只见他还在不停的提着物品往返于过道之间,灯光的映射下,脸上那块装载时留下的油渍异常明显,也恰是如此,竟给人感觉有一种经历了战火硝烟后留下的印记。

列车在夜色中继续向前疾驰,随着灯光暗下,车厢内的声音渐渐弱了下来,王晨阳躺在座椅上盯着头顶的物品架发呆,细细品咂着班长那句“打场胜仗回来”的铮铮誓言。

作 者:冯邓亚、杨 涛、李家安

这是他第一次参加部队重大演训任务,虽然整个过程都很辛苦,但他却似全程打了鸡血,精神极度亢奋,对他来说,作为军人,参加实兵对抗的演训任务简直太重要了,这不仅是对前期训练的一次实战检验,更是从军人走向“战士”的一个必经过程。

夜深,一切规整就绪的邹超终于回到座位坐了下来,卸下装具的他长长的呼了一口气,自言自语的说着“幸福就是这么简单”。但他并未着急休息,而是掏出那本随身携带的笔记本放在桌前,然后边思考边记录着到达演训场后的计划安排。灯光下,他眉头紧皱,努力的思索着战争打响后可能出现的每一处细节,班里的战士们知道,他是希望自己的战车能够在这次征战中一招毙敌,出师告捷,他希望能够带着胜利的喜悦为自己的军旅画上圆满句号。

这是邹超最后一次参加部队演训任务,因为在出征前,他就已经做好了退役的打算。

列车伴随着“哐嘁哐嘁”铁轨碰撞声呼啸着向目的地驶去,邹超站在车厢交接处不时注目着车厢内大家的进度情况,见时机未到,他又转身望向窗外,静静的凝视着远处的暗黑世界。这次征途是他军旅生涯中的最后一场战斗,身为班长,他曾在请战书上立下军令状,此去一战定要带领全班兄弟执箭猎天,捷报频传。

军列与相向而来的火车礼遇,声声汽笛划破夜的静谧,在邹超心里,他更愿意把它想象成这是军列向战而去的冲锋号角,而他和战友们便是那克敌制胜的勇士。

“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,转眼五年过去,自己已经从一名懵懂无知的少年变成了一名即将退役的老兵,以前还总觉得时间过得很慢,现在却数着日子想要留住时间。”这一战过后,邹超就要离开部队了,为了给最后一段军旅时光留下些美好回忆,他还特意交代了担负连队文书的同年兵,希望利用训练间隙能多给他拍几张帅帅的照片,以便演训结束后可以制作成光盘带回家去珍藏起来,他想把这段难忘的军旅时光能够永久镌刻在触手可及的那张光盘中,留在这个他曾经奋斗过的时代。

这一战,他将永远铭记

“在位一分钟,干好六十秒”是他自入伍以来听到的较多的一句话,在他的印象里,这句话以往常常是领导用来激励大家在工作中要尽心尽责,认真履责提到的励志警言,但随着军旅生涯慢慢接近尾声,他也时常拿来自觉去提醒自己“作为一名即将退役的老兵,一定要严格自我约束,保持好军人本色,站好最后一班岗,为其他同志做好表率,带好头,立个好样子。”

“嗯,打场胜仗回来。”不知是反应慢了半拍还是怎的,闭上眼睛,躺下后的王晨阳像是在自言自语,又好像是在对答班长的那句话,然而这句话,也正是他在出征前许下的愿望。

笔者有幸与他们一起踏上征途,记录下他们出征途中的一段心理历程,希望以此能让大家读懂军人,我也相信,他们即是军人这支队伍中的一个缩影。

凌晨,列车启动了,鸣着汽笛缓缓驶离了装载站台。

来源:南疆号角

“快睡吧,养足精神我们才能打场胜仗回来。”看着时间已经很晚,任少坤不得不提醒着他早点休息。

顾不上揩去额头上的汗水,王晨阳只得再次站起身来,从背包里取出换洗衣物,随即带上毛巾来到洗漱台简单擦拭一番。换上干净体能训练服,感受着从一扇扇窗户灌进来的凉风,王晨阳顿时感觉神情舒畅,困意减去大半。回到座位,他双手托着腮透过车窗向远处望去,仿佛是入了神,亦或是在思考一件人生大事,身体久久一动不动。好大一会,他又突然转过头来冷不丁的对侧躺在对面座椅上的班长说:“望着远处的万家灯火,我深深的明白了军人的含义......”